水井坊前狼后虎追击战靠什么?

TIME:2022-08-18 03:32:07 | 来源:ballbet贝博网站app 作者:BB贝博登录

  日前,普华永道发布中国消费业并购趋势报告,成瘾性已是资本加码重点,酒、咖啡及茶交易并购量排名前三。酒类投资以新世代、女性人群的低度酒、气泡酒及精酿为主。

  最近,水井坊井台“升级”成了酒圈热议线日,水井坊·井台全新升级发布会举办。52°新一代井台建议零售价808元、38°建议零售价768元,剑指次高端价位核心带。

  从业界反馈看,中国酒类流通协会会长王新国等一众专家站台,称赞其“升级很成功”。

  线下品鉴会中,也得到不少老友认可。白酒泰斗曾祖训直言,闻香幽美、醇厚,“做到这个程度很够意思”。

 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,2021年四川省白酒业销售收入占比44.19%,占据国内市场近半壁江山,“六朵金花”功不可没。

  相比五粮液、泸州老窖、剑南春、舍得酒业、郎酒,水井坊算是特殊一朵,不仅身份特殊(唯一一家外资控股酒企),命运也多舛。

  1998年,全兴酒厂在曲酒生产车间改造厂房时,发现古代酿酒遗迹,被誉“中国白酒第一坊”。

  2000年前后,全兴大曲营收甚至一度超过贵州茅台、泸州老窖。后续借势推出“水井坊”品牌,并斥重金培养,最终后者风头盖过全兴大曲本身。

  2006年至2008年,外资酒业巨头帝亚吉欧入场,通过参股获得49%全兴集团股权。期间,全兴集团将水井坊和全兴大曲两品牌进行商标拆分。

  2013年8月,帝亚吉欧全资控股全兴集团。水井坊变成A股唯一一家外商控股的白酒企业。

  遗憾的是,成为“洋品牌”的水井坊频频换帅、业绩也开始掉队,与其他“金花”间差距拉大。

  2021年业绩公告显示,水井坊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同比增长约64%;营收同比增长约54%。

  增速可圈点,体量却扎眼。2020年水井坊净利7.31亿元,营收30.06亿元。以此推算,2021年净利约11.99亿元,营收约46.29亿元。

  反观其他“金花”,五粮液营收662亿元、净利润233亿;泸州老窖营收破200亿元,净利78亿元;剑南春和郎酒因未上市无完全数据,但2021年营业额亦超百亿。

  即使经历波折的舍得酒业,2021年营收也达49.69亿元,同比增长83.8%;净利12.46亿元,同比增114.35%,增速、体量均超水井坊。

  复盘自身,烦恼隐忧也不少。整体净利增长背后,季度降速值得警惕:第一季净利同比增长119.66%,第二季增长266.01%,第三季为99.35%,第四季仅增64%。

  高毛利低净利现象也值玩味。最新一期白酒财报中,水井坊82.33%的毛利率排第三,而销售净利率排到第八。

  2012至2021年前三季,水井坊销售费累计花费56.31亿元,而这一周期累计创造的净利润才35.40亿元。

  更尴尬的是,销售费高企的同时,经销商数量却出现下降。2016年底经销商有77个,截止2021年第三季为42个。

  从行业看,舍得酒业2021年底经销商量为2252家,较2020年底增加491家。即使经历经销渠道大变革的贵州茅台,2021年9月底经销商数量为2199家,较2020年同期增加了46家。水井坊的不升反降,是否有些逆势而行呢?

  截止2021年9月30日,水井坊存货已达19.71亿元,当期流动资产为39.06亿元,存货占比流动资产已超50%。

  预收经销商款项2020年初为3.28亿元,2020年底为2.37亿元,下降28.22%。2021年半年报时,该款项又同比下降了31.11%。

  2022开年以来,股价持续震荡下行。截止3月25日收盘价83.62元,相比开年的119.99元,缩水约三成。

  3月28日,水井坊公告称,公司回购股份计划已届满,实际回购公司股份148.11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0.30%,回购最高价格128.50元/股,回购最低价格100.80元/股,回购均价114.07元/股,使用资金总额为1.69亿元(不含交易手续费)。

  截至4月12日收盘价80元,即使当日涨超4.6%,但按公司回购均价114.07元/股计,其回购资金浮亏比例近30%,浮亏金额超4000万。

  2021年3月29日,该计划首次提出。当日,公司董事会决定,拟回购公司股票用于“员工持股计划”。回购资金总额不低于人民币3411万元且不超过人民币6822万元, 回购股份价格不超过人民币90元/股。当日股票收盘价72.75元/股。

  受此利好刺激,水井坊股价开始攀升。2021年7月22日,公司股价达到160.57元高点。

  股价攀升,打乱了回购计划。水井坊不得不在当年8月、11月两次调整计划。最终回购资金总额调至不低于人民币8450万元(含8450万元),且不超人民币16900万元(含16900万元),回购股份价上调至不超140元/股。当日,股票收盘价129.09元/股。

  然意外的是,公告后股票很快显出了颓势,在12月3日触碰143.8元后,开启一路杀跌模式。如今看,市值距离最高点已几乎腰折。

  如面对“酱酒热”,水井坊曾有进军打算。2021年4月10日其公告称:公司拟跨香型涉足酱香型白酒,拟与梁明锋共同出资设立贵州水井坊国威酒业有限公司。

  根据公布草案,合资公司注册资本至少8亿元,水井坊以现金形式出资,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70%。即不低于5.6亿元的投入,可谓大手笔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国威公司是一家主要从事酱香型白酒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的公司,公司始于1989年,为国家级高级品酒师、中国酱香酒酿酒大师梁明锋所创。公司旗下大单品为贵州迎宾酒,于2016年获“贵州十大名酒”称号。

  受此消息影响,水井坊当年4月10日开盘涨停,短短几月股价翻倍,市值最高时近800亿元,市场热情无需赘言。

  然最终,投资者还是错付了。2021年8月1日,水井坊公告合资项目难达一致,以终止告终。

  玩味的是,在此份梦碎酱酒的公告发布前,公司股价已连续下跌,5个交易日内出现3跌停。虽然彼时有半年报不及预期的因素考量,但难掩舆论对内幕交易的质疑声。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。投资酱酒折戟后不久,水井坊接发多条人事变动公告,公司董事Sanjeev Churiwala、监事会主席陈岱立、董秘田冀东皆因个人原因辞职。另外,公司监事张永强因工作需要,亦提交辞职报告。

  而拟提名的董事Sathish Krishnan、监事Tanya Chaturvedi,选举江虹为职工监事,3人均在实控人帝亚吉欧有任职背景。

  事实上,自2011年帝亚吉欧成为水井坊新实控人以来,公司十年已五度换帅,管理层稳定性、战略定力持续性等也是外界关注焦点。

  欣喜的是,2020年9月,朱镇豪成为代理总经理,此前曾历任帝亚吉欧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总经理,帝亚吉欧洋酒贸易(上海)有限公司中国大陆地区总经理等,一线经验丰富。

  在新帅带领下,水井坊营收、净利均出现不小增长,营收排名从第12名上升到第11名。

  2021年7月1日起,水井坊正式聘任朱镇豪为公司总经理。2021年业绩预告显示,水井坊销售量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约3171千升,同比增长约40%,销量增长全部来自中高档酒。

  开源证券认为,公司“仍然处于高端化过程中”,体现出“量价齐升”的良好增态。

  细观水井坊主力产品,集中在次高端价格区域,即300-800元段。这个赛道竞争尤为激烈,根据兴业证券统计,此价格区间水井坊市占率仅5%。

  行业分析师郝瑞指出,前有水晶剑南春、洋河梦之蓝、泸州老窖、习酒窖藏+金砖、青花系列等产品压制,后面有茅台系列酒、红花郎、国台国标等酱酒虎视眈眈。次高端价格带竞争异常激烈,要想在此确立优势,提升市场份额,水井坊挑战还非常大,需要产品力、渠道力、品牌力、创新力多维打磨。

  放眼白酒市场,少喝酒喝好酒已成时尚共识。水井坊井台的上述升级,是一个进击信号,也开了一个好头。但要借此翻盘,还远远不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