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llbet贝博网站:水井坊环保疑云

  在2021年年报中,水井坊表示,过去一年,公司从未发生任何突发环境事件,“无环境违法违规行为,未收到相关行政处罚”。

  金哥迷糊了!2021年4月30日,水井坊公司西南面厂界外的臭气浓度“超过规定标准”,水井坊进而被成都金牛生态环境局“立案调查”,难道就不是个事儿?

  去年4月,水井坊被立案调查,源于群众举报。最后,四川省生态环境保护督察介入。经现场调查核实,群众举报水井坊酒厂酒糟味污染空气,情况“属实”。

  4月30日当天,四川天晟源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对水井坊公司周边进行了监督性监测。天晟源环保公司,是一家国有综合环保服务企业。《监测报告》(〔2021〕第HJ506号)结果显示——

  水井坊西南面厂界外(4号无组织监测点位)的臭气浓度,监测结果为23(无量纲),超出了《恶臭污染物排放标准》(GB14554-1993)新扩改建二级标准值。

  以上白纸黑字,都写在了成都市金牛区政府网站上——“四川省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受理群众来电来信举报办理情况公示表(第七批)”,发布时间为2021年5月1日。

  来自成都金牛区环督办消息,工作专班后来“约谈”了水井坊相关负责人,要求其在生产过程中“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”。

  这张截图来自2021年年报之“环境与社会责任”一节。由图可知,为了监测臭气浓度,水井坊去年委托第三方检测机构,在厂界3个地方设置了监测点,结果显示,浓度限值(mg/Nm3)都是20。

  这意味着,检测结果“均满足国家/地方/行业排放标准”——水井坊脸不红心不跳地将此写在年报上。

  1、现行《大气污染物综合排放标准》(GB16297-1996)中尚未对酒厂生产过程中产生的酒糟气味制定排放标准和监测规范。

  至于官方为何宁愿“加强巡查”,而不是加大对水井坊臭气浓度的监测频次,个中原因,金哥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不知道这些居民看到水井坊今年发布的所谓首份环境、社会、公司治理(ESG)报告,又将作何感想?

  或者,这些一直被空气污染所烦扰着的居民们,听到水井坊总经理朱镇豪说——“水井坊离不开成都,成都也需要水井坊”,他们内心会不会有一万头马呼啸而过?

  如果二十年前的成都全兴集团没有获准国资退出试点,也就是水井坊仍为国资控股,可能!可能就不会有今日这么多投诉了。

  逻辑很简单:不同性质的企业,对环保的社会属性有不同的理解。国企实行环保一票否决制,没有哪个敢不闻不问?因污染防治不力,遭逗硬“理麻”甚至摘帽子,并不少见。

  还有一种情况,也会导致投诉不似当下之集中:水井坊如今在成都金牛区的酿酒生产车间,很可能早搬到80公里外的邛崃去了。邛崃,是中国知名的白酒原酒基地。

  早在2011年,全兴集团就宣布在邛崃投资23亿元建设“水井坊酿造基地”。彼时,帝亚吉欧进入了全兴集团但还没有控股它,就等商务部批准通过。结果到了2012年底,已被帝亚吉欧控制的水井坊,就开始不再按原计划投建了。

  暂缓理由无可厚非!但试想下,如果全兴集团是国资控股,结合省上早就提出的“打造中国白酒金三角”之战略部署,以及成都对邛崃成为“中国酒源”基地的期盼——在此背景之下,投建中途,堂堂一个国企,会发生将土地使用权退还给邛崃的事吗?

  政府意志主导的国企,有些投资不只是与自己有关,可能还关系到一个产业、一个区域未来竞争力的谋划!不同性质的企业,显然,站位、格局和视野也会不一样。

  帝亚吉欧tree new bee的功力很强,然,实现的有几个?比如让水井坊成为“中国高端白酒前三甲”,再比如力争水井坊国际市场占营收40%的目标等。

  与那些发展得好的产区相比,贵州茅台之于遵义、五粮液之于宜宾、洋河之于江苏宿迁、泸州老窖之于泸州、汾酒之于山西吕梁——作为四川“酒窝子”的成都,目前就独缺一个国资背景的酒业龙头!

  是啊,水井坊如果至今仍属成都国资的话,全兴酒业可能后来也不会被来自上海的光明食品掌控了。身为“老八大名酒”之一的全兴大曲,后来也不至于命运多舛……

  成都更不会尴尬到,好不容易提了个目标——建设川酒振兴主阵地大平台,“力争培育百亿级成都酒企”。结果,连目标实现的时间都没设一个!你说怎么设?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