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llbet贝博网站:白酒上市十强大排名20年间都有谁上榜? 界面新闻

  据中国酒业协会官方数据,2021年,全国规上白酒企业产量完成716万千升,同比下降0.6%;实现销售收入6033亿元,增长18.6%;利润总额1702亿元,增长33%。在酿酒产业中,白酒以13.2%市场份额,占到整个饮料酒销售收入的69.5%,利润的87.3%。

  这其中,19家A股白酒上市公司扮演着重要的引领作用。2020年,全国规上白酒企业销售收入5836.39亿元、利润1585.41亿元,而同期白酒上市公司营收、净利之和分别为2444.43亿元和916.48亿元,占比达41.88%、57.8%。

  当我们把时间线年间的营收与利润,会发现十强的次序总在不断更替。曾登上十强的白酒公司,有的抢占龙头,有的谋求突围。潮起潮落间,照见白酒行业的历史与未来。

  据19家白酒上市公司年报,贵州茅台2021年实现营收1094.64亿元,同比增长11.71%;净利润524.60亿元,同比增长12.34%,稳坐业界龙头。

  在改革开放的前后20年间,老大的宝座也曾在泸州老窖、山西汾酒、五粮液之间多次流转。

  自建国至上世纪八十年代,泸州老窖作为浓香型白酒,凭借着自主研发的窖泥人工老熟技术率先跻身行业前列。1978年,相较于年产不足千吨的茅台、五粮液,泸州老窖的产能已突破万吨。

  改革开放后,山西汾酒迅速在市场经济浪潮下扩大产能。1986年,汾酒产能达1.15万吨、产量8371吨,占当时全国13家名酒企业近一半的产能,并于1993年登陆上交所,成为“白酒第一股”。

  1998年,五粮液上市即登顶,当年实现营收28.14亿元,净利润5.53亿元。这已与当时古井贡酒(营收8.69亿元/净利1.41亿元)、泸州老窖(8.27亿元/1.68亿元)、舍得酒业(8.21亿元/1.29亿元)、贵州茅台(6.28亿元/1.47亿元)等四家企业业绩总和不相上下。

  五粮液的快速崛起,离不开经营买断与贴牌生产(OEM)的两大策略。其在白酒行业率先引入贴牌生产模式,金六福、五粮春、五粮醇、浏阳河等名优白酒品牌不断涌现。2002年,五粮液年销售收入已高达57亿元。

  与此同时,贵州茅台的市场变革也逐渐拉开大幕。1998年,茅台主动出击,不再等待各地糖酒公司下单采购,选聘营销精英将产品直接投放一线市场,销量增长迅速。

  至2001年贵州茅台上市,公司当年实现营收16.18亿元,净利润3.28亿元。2005年,茅台实现净利润11.19亿元,位居白酒行业第一;2008年,公司营收82.42亿元,实现营收净利双料冠军,自此稳居白酒上市公司头把交椅。

  2021年4月,泸州老窖在年度经销商表彰暨营销会议上自再度重审“十四五”目标,强调公司将在2025年前重返行业三甲。

  现有的“茅五洋”三甲格局始于2010年。当年,洋河股份、泸州老窖营收分别为76.19亿元、53.71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43.95、22.05亿元,洋河股份跻身白酒上市公司前三。次年,洋河股份营收127.41亿元,首次成为百亿俱乐部成员之一。

  在此背景下,泸州老窖提出“重回前三”目标,一方面实施“品牌瘦身”工程,聚焦国窖、窖龄、特曲、头曲、二曲五大单品,另一方面持续加大力度,将国窖1573打造为极具代表性的高端白酒。

  自2015年开始,泸州老窖持续取得积极的市场回馈,2015-2019年,泸州老窖营收增长在20%以上,净利润超过30%。

  山西汾酒则通过近年来的国企改革快速释放增长动能。2016年公司营收44.05亿元,并于次年启动国企改革。至2021年年末,公司全年实现营收199.7亿元,相较改革前增幅近五倍。

  这也为行业“探花”之争带来更多可能。最新数据显示,2021年泸州老窖营收203.84亿元,略高于山西汾酒。而在前三季度,洋河已实现营收219.42亿元,三者之间差距逐渐接近。

  业内人士分析,洋河、泸州老窖与汾酒三大企业虽然发展速度不一,但品牌、历史、文化等方面各具特色,且当前业绩增长均有关键动能支撑,行业格局有望出现新的变化。

  在2001-2020年间,白酒行业先后经历“黄金十年”与深度调整,并逐步向高质量发展新阶段过渡。头部企业的门槛变化,成为反映这一趋势的关键。

  2001年,白酒上市公司营收TOP10中,名列第三、第五、第十的水井坊、舍得酒业、伊力特分别实现营收11.44亿元、8.58亿元、3.52亿元。2009年,五粮液营收111.29亿元,白酒“百亿门槛”初现;次年,贵州茅台营收116.33亿元;2011年,随着洋河股份实现营收127.41亿元,三强全部跨过百亿,五强与十强门槛也分别突破40亿、20亿。

  2013-2015年,白酒行业由黄金十年转向深度调整期,不少白酒上市公司初现销量下滑、产量收缩等情况。但在此过程中,贵州茅台逆势增长,2013年实现营收309.22亿元,跨越300亿元大关。

  2016年至2019年,商务消费带动酒水需求增长,白酒行业开启结构性复苏。据2019年数据,白酒三强阵营中,包括近900亿的贵州茅台,超500亿的五粮集团,过200亿元的洋河股份。泸州老窖、山西汾酒也已突破百亿规模,五强格局成型。同期,三强门槛升至200亿,五强门槛过百亿,十强门槛达40亿。

  有业内观点分析认为,与上世纪名酒依托扩产增销等方式不同,产品矩阵高端化成为白酒头部阵营保持持续增长的主要动能。

  白酒进入深度调整期以来,产量连年下滑,2016-2021年由1358万千升下降至715.63万千升,但市场规模已有望跨越6000亿元。在此背景下,产业链条成熟、产品力更强的白酒头部企业,仍将带动营收门槛进一步提高。

  2021年,山西汾酒营收距离200亿大关仅剩不足3000万,而今世缘等多家酒企也提出了百亿目标。300亿有望成为白酒三强新门槛,五强营收将突破两百亿,而在十强中,百亿规模军团仍将持续扩容。

  据上市公告,贵州茅台、五粮液、泸州老窖分别实现营收1094.64亿元、662亿元、203.84亿元;2021年前三季度,洋河股份营收219.42亿元,稳坐两百亿宝座;山西汾酒2021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72.57亿元,离两百亿仅差临门一脚。未来,三百亿有望成为白酒三强新门槛,五强营收将突破两百亿,而在十强中,百亿规模军团仍将持续扩容。

  2001年,第一名五粮液与第十名伊力特分别实现营收47.42亿元、3.52亿元,相差13.47倍;2020年,贵州茅台、老白干酒则分别实现营收949.15亿元、35.98亿元。20年间,第一名与第十名的差距已扩大至26.38倍。

  与此同时,中国规模以上酒企业数量正在紧缩。2021年正值“十四五”开局之年,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上半年纳入统计范畴的规上白酒企业957家,而这一数值在“十二五”末的2015年为2551家。白酒企业数量减少、强势酒企市场份额扩充的背后,实际上是白酒产业集中、竞争加剧的表现。

  2001-2010年,先后进入白酒十强的上市公司,包括贵州茅台、五粮液、洋河股份、古井贡酒、顺鑫农业、今世缘、口子窖、老白干酒、迎驾贡酒、水井坊、舍得酒业、酒鬼酒、伊力特、金种子酒等十四家酒企。其中贵州茅台、五粮液、洋河股份、泸州老窖、山西汾酒、古井贡酒、水井坊、舍得酒业等八家均曾在五强名单出现。

  以2001年的排名作为基准,顺鑫农业、洋河股份、迎驾贡酒、今世缘、口子窖、老白干,皆为十强名单新晋成员。其中山西汾酒升幅最大,2001年排名第九,如今已稳居第五。

  十强洗牌,映射白酒产业与市场风向的变化,近年来出现的茅台热引领酱酒热,名酒高端化加速、资本焦点更加多元等特征,都成为排名变动的侧写。

  2001-2020年,白酒行业历经黄金时代与“波峰波谷”。如业内人士所言,白酒是一个注重历史沉淀的行业。潮起潮落,在多元化、全球化、年轻化的新时代,白酒企业仍要静心打磨自己的产品,靠品质占得一方市场。